當前位置: 首頁 房產
實體商業如何向“新”而生
發布時間:2020-07-20 14:54:56來源:新華網責任編輯:譚皓元作者:

曾經“一鋪難求”如今苦苦支撐 疫情加重生存焦慮

實體商業如何向“新”而生

在長春,曾一鋪難求、被稱為“金街”的重慶路,如今不少店鋪貼出了“出兌”“出租”的告示;在當地最紅火的紅旗街商圈,三大百貨商場之一的巴黎春天百貨正式閉店……近年來已然十分艱難的實體商業,今年再遭疫情重擊。

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在吉林調查發現,不少實體商業客流稀少、租金難收、大量商戶撤店撤柜,在虧損中苦苦支撐,有的已經“熬不下去”黯然退出。在政府支持下,一些大型商業企業奮起自救,千方百計“闖關突圍”,啟動新的商業項目,進行長遠布局。

沖擊持續:挑戰前所未有

“如果把過去經歷過的困難比作壁虎,今年的打擊就是鱷魚!”長春歐亞集團董事長曹和平直言,對于實體商業經營者來說,2020年的壓力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嚴峻。

今年7月,位于長春市紅旗街商圈的巴黎春天百貨貼出閉店通知,正式停止運營。紅旗街商業圈是長春市近年最火的商圈之一,歐亞商都、巴黎春天百貨和亞細亞商場三足鼎立,形成“金三角”。

記者日前在巴黎春天百貨看到,大部分店鋪的柜臺已經撤走,商場內部空空蕩蕩。工作人員表示,年初疫情對經營造成嚴重影響,5月防控形勢再度嚴峻。商場既要支付大樓租金,又要減免商戶租金,無力再維持。

在當地另一繁華的商業圈重慶路,情況也不樂觀。長春百貨大樓和卓展購物中心的加持,使重慶路在幾十年間一鋪難求。然而今年以來,不少商戶表示,鋪面只能降價出租。

“本以為疫情兩個月可以結束,沒想到半年了仍然看不清前景?!奔质≈袞|集團董事長盧麗說。曹和平說,創業30多年來,他經歷過金融危機,經歷過電商興起,但是這次的挑戰非同小可,“尤其對吉林省來說,又經歷了疫情反彈的二次沖擊,一些商業實體經住了第一輪疫情沖擊,但是沒能扛過第二輪”。

目前,歐亞集團及中東集團旗下的服裝、餐飲等商戶已經陸續開業,但是體驗式購物綜合體所依賴的培訓機構、影院及文娛場所尚未復工。東北進入夏季以來,“地攤經濟”又分流了一部分消費者。

“逛商場就是為了吃和玩的,娛樂設施不開的話就沒什么去的必要?!遍L春市民黃迪說。不少年輕人也表示,現在更青睞看直播買東西,去實體商場的頻率逐漸下降,娛樂活動以夜市等花銷少的場所為主。沒有人流就沒有收益,商戶虧損就會帶垮商場,這樣一個惡性循環正在悄然上演。

奮起自救:信心比黃金還重要

即使沒有發生疫情,“唱衰”實體商業的聲音也早就存在。不過,在曹和平看來,沒有夕陽行業,只有夕陽企業。憑借體驗式的優勢,實體商場依然是消費者不可缺少的去處。面對眼下的危機,一些實體商業千方百計“闖關突圍”。

首先要解決的是“唇亡齒寒”的問題。作為吉林省兩大商業“巨無霸”,歐亞集團和中東集團采取的最直接措施就是減免租金,與商戶共渡難關。今年以來,中東集團減免租金超過2億元,歐亞集團僅一季度就為業戶減免租金超過1.75億元。

歐亞集團還對合作企業進行排序,能生存的、有階段性困難的、瀕危的,對每一類情況進行分析,有針對性幫扶。同時,對一些有困難的合作對象,歐亞集團通過多種方式幫助緩解資金壓力。

其次要在經營管理上下功夫。歐亞集團提出“三個一點”,即節約一點、創收一點、爭取一點。集團擴大了自采范圍,力爭進一步降低成本。疫情期間,歐亞集團的采買員精打細算,經常吃睡在車里。中東集團則收縮戰線,砍掉了部分與主業關聯度不高的經營項目,實行開源節流的經營政策。盧麗表示,疫情之下,員工“更會過日子”,對企業的忠誠度更高,更愿意與企業共渡難關。

再次要積蓄力量謀未來。雖然疫情尚未結束,但是歐亞集團和中東集團抓住今年基礎建設和人工成本下降的機會,已經大手筆啟動新的商業項目,進行長遠布局。歐亞集團在政府支持下,正在重新整合紅旗街商圈,打造商業元素和傳統文化結合的大型特色街區。中東集團已經拿下一塊商業用地,計劃在長春凈月高新區建造新的大型購物中心,同時對長春的中東大市場進行擴建,并與珠海一家集團在沈陽開發一個新的商業綜合體。

隨著夏季到來,歐亞集團和中東集團紛紛試水“夜經濟”,開辦夜市、夜場。

“這個時候,信心比黃金還重要?!辈芎推秸f:“我相信,我們國家能迅速防控住疫情,也能在經濟恢復上取得成效?!?/p>

盧麗也對未來充滿信心。今年“五一”小長假是上半年疫情中的短暫窗口期,幾天時間,中東集團的銷售額就超過了同期。盧麗表示,疫情一旦結束,消費市場一定會迅速重啟,并有爆發式增長。

幫扶加碼:政府比企業更心急

業內人士認為,當下處于疫情防控的常態化時期,如何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加快推進復工復產、復商復市,既考驗政府智慧,也考驗政府的責任擔當。

針對疫情對經濟帶來的沖擊,多地政府有針對性出臺了多項措施。比如在減稅降費方面,免征中小微企業部分社會保險;在財政金融支持方面,強化信貸供給,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企業不得盲目抽貸、斷貸、壓貸,還款困難的予以展期或續貸;在發展新消費、新業態方面,包括支持發展新服務模式,推進傳統批發零售業數字化,大力發展網紅經濟,支持企業舉辦網絡促銷專項活動,等等。

4月20日,長春市政府面向社會發放了總額度為一億元的消費券,包括特惠型、普惠型和購惠型,同時組織開展購物發票抽獎促銷活動,商場則紛紛開展多種促銷活動,形成優惠疊加效應,對激發百姓消費熱情起到了積極作用。

曹和平說:“疫情發生后,政府為我們提供穩崗補貼,減免企業社保費用,讓我們能夠有底氣不裁員,保就業,保穩定?!?/p>

不過,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在復工復產、恢復經濟活力方面,地方政府也有一些過于心急的表現。比如在扶持“夜經濟”上,一些政府部門直接“上手”,自己創辦集市,卻因為不夠專業導致浪費,還擠占了部分實體商業的市場份額。

有業內人士表示,對政府來講,搞好營商環境,服務好企業,比自己直接插手經濟活動更重要。比如,加強對實體經濟發展的規劃引導,設置實體商業發展引導基金,向消費者發放實體商業消費券等,引導實體經濟消費,幫助實體商業共同“闖關”。(郎秋紅 邵美琦)


相關閱讀